新冠病毒和全球图书馆界

English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Deutsch | العربية

回到页首

最后更新:2020年9月23日

各国图书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重要信息

以下信息和资源并非详尽,但是会定期更新。这些信息来自于公开信息以及各方提交至updates@ifla.org 信息。我们欢迎所有人向这个邮箱发送新的观点、参考、建议和更正。

 

COVID-19 and libraries: gloves & mask

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及其扩散情况

关于新冠肺炎

冠状病毒是一个病毒家族。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为“新冠肺炎”)是指由一种新发现的冠状病毒造成的传染性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大多数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会患有轻症至中症呼吸道疾病,无需特殊治疗即可康复。老年人以及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呼吸道疾病和癌症等慢性病患者感染后更容易发展成重症肺炎。

新冠肺炎的常见症状有发热、乏力和干咳;其他症状包括呼吸急促、身体疼痛、咽喉疼痛;少数患者伴有腹泻、恶心或流涕等症状。   

预防和减缓病毒传播的最好办法是充分了解新冠病毒及其容易引起的疾病和传播方式。新冠病毒主要通过感染者咳嗽或打喷嚏时产生的唾液或呼吸道飞沫传播。

欲了解关于病毒的更多情况,请访问世界卫生组织的专题网站慕课平台(MOOC)上由世界卫生组织制作的专题课程。您也可以订阅世界卫生组织WhatsApp疫情预警服务,从而通过手机获取值得信赖的信息。

最新案例

各国政府都在努力收集关于检测数量、感染人数和发病情况的信息。您应首先向所在国家的主管部门获取此信息,这些机构掌握着最新数据。

在全球层面,世界卫生组织在疫情专题网页上每天发布具体案例的最新进展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也绘制了全球动态地图,其中包括康复患者数量的实时统计数据。该地图普遍为媒体所引用。

COVID-19 and libraries: book & glasses

全球图书馆的闭馆情况

各国图书馆对于是否应继续服务(提供哪些服务、以何种方式)或彻底闭馆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我们知道,各国政府都在采取不同的方法:一些下令关闭所有图书馆机构;另一些要求图书馆照常运行;还有一些则将决定权交给了图书馆馆长。

显然,限制服务或闭馆是一个艰难的决定,需要在评估相关风险后作出。

据我们所知,以下国家和地区的公共图书馆系统已彻底关闭:阿尔巴尼亚、阿根廷、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孟加拉国、玻利维亚、波斯尼亚、巴西、开曼群岛、哥斯达黎加、古巴、墨西哥、缅甸、尼泊尔、巴拿马、巴拉圭、秘鲁、菲律宾、南非、乌克兰和阿联酋。

同时,奥兰群岛、阿尔及利亚、美属萨摩亚、安道尔、安圭拉岛、安提瓜和巴布达、阿鲁巴、澳大利亚、奥地利、巴哈马群岛、巴巴多斯、比利时、百慕大群岛、不丹、博茨瓦纳、保加利亚、加拿大、中国、哥伦比亚、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捷克、丹麦、埃及、爱沙尼亚、法罗群岛、芬兰、法国、法属波利尼西亚、德国、直布罗陀、加纳、希腊、格陵兰、瓜德罗普岛、根西岛、中国香港、匈牙利、印度尼西亚、伊朗、爱尔兰、马恩岛、意大利、牙买加、日本、泽西岛、肯尼亚、拉脱维亚、黎巴嫩、列支敦士登、立陶宛、卢森堡、中国澳门、马来西亚、马耳他、马提尼克岛、摩尔多瓦、摩洛哥、纳米比亚、荷兰、新喀里多尼亚、新西兰、北马其顿、挪威、波兰、葡萄牙、留尼汪岛、罗马尼亚、俄罗斯、卢旺达、萨摩亚、塞舌尔、新加坡、圣马丁岛、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圣卢西亚、圣马丁、斯瓦尔巴群岛、瑞士、泰国、汤加、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突尼斯、土耳其、乌干达、英国和越南的图书馆开始重新开放,并采取预防措施以保障公众健康。在瑞典,90%以上的市图书馆一直没有闭馆,85%的市馆甚至提供了延伸服务。美属维尔京群岛图书馆于7月底重新开馆,但于8月再次闭馆。

Ithaka S+R在美国本土监测科研图书馆的活动(了解实时状态)。在法国,政府研究部门已从学术图书馆收集具体案例。

同时,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数据,52个国家的学校图书馆由于所有教育机构关闭而受到影响;其他国家至少已关闭部分学校。在此其中,多数大学图书馆也已闭馆。

以下各国(地区)的国家(国立)图书馆已闭馆:阿尔巴尼亚、阿根廷、阿塞拜疆、孟加拉国、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科特迪瓦、古巴、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埃塞俄比亚、危地马拉、几内亚比绍、牙买加、哈萨克斯坦、肯尼亚、吉尔吉斯斯坦、马达加斯加、马拉维、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墨西哥、缅甸、尼泊尔、巴拿马、巴拉圭、秘鲁、菲律宾、韩国、沙特阿拉伯、南非、乌克兰(韦尔纳茨基)、美国和乌拉圭。

阿尔及利亚、安道尔、安提瓜和巴布达、亚美尼亚、阿鲁巴、澳大利亚、奥地利、巴哈马、巴巴多斯、白俄罗斯、比利时、百慕大群岛、伯利兹、不丹、波斯尼亚、保加利亚、佛得角、加拿大、开曼群岛、中国、库克群岛、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捷克、丹麦、埃及、爱沙尼亚、法罗群岛、斐济、芬兰、法国、法属波利尼西亚、格鲁吉亚、德国、希腊、格陵兰、梵蒂冈、匈牙利、冰岛、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爱尔兰、马恩岛、以色列、意大利、日本、拉脱维亚、列支敦士登、立陶宛、卢森堡、马来西亚、马耳他、摩尔多瓦、摩纳哥、蒙古、黑山、摩洛哥、纳米比亚、荷兰、新喀里多尼亚、新西兰、北马其顿、挪威、波兰、葡萄牙、卡塔尔、罗马尼亚、俄罗斯、圣马力诺、塞尔维亚、新加坡、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斯里兰卡、圣卢西亚、瑞典、瑞士、塔吉克斯坦、泰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突尼斯、土耳其、图瓦鲁、乌干达、乌克兰(智者雅罗斯拉夫)、英国、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国家图书馆已有限制地重新开馆。有些图书馆开放后为了扩建馆区再次闭馆,例如阿尔巴尼亚。

COVID-19 and libraries: typing at keyboard

采取不同的限制措施

全球不同地区的图书馆面临的形势差异较大,有些图书馆的服务几乎不受影响,有些则需要彻底闭馆。

就各地情况来看,图书馆和图书馆员主要面临以下情形:

(几乎)照常运行:在许多国家,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数量有限,政府没有采取任何具体措施。但是,这些国家的图书馆仍然遵循良好的卫生习惯,具体做法包括:

  • 提供肥皂和温水;
  • 提供手消毒剂;
  • 将所有物品表面消毒,包括玩具和计算机;
  • 建议身体不适的员工和读者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 在其网站上为读者提供指向可靠信息的有效链接,并提高读者的媒体素养,合理辨别网上潜在的虚假信息。

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更多国家的政府开始采取行动,限制较大规模的活动,并鼓励人们采取措施积极防疫。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的做法包括:

  • 重新策划“讲故事”或研讨会等活动,尤其是对于高风险群体(如老年读者)。采取措施维护图书馆卫生,包括对物体表面进行消毒。将易携带病毒的公用物品撤走,例如玩具或虚拟现实耳机;
  • 考虑是否关闭自习室,避免读者与他人长期接触;
  • 准备好应对进一步的限制措施,例如,(如条件允许)为所有员工提供远程工作的技能和工具,通过数字化手段提供最大限度服务。

最低限度提供服务:很多国家采取了更加严格的措施,例如对公众聚会实施严格限制,对易感染人群发出特别警告,并在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实施封锁。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的做法包括:

  • 完全封闭馆区,仅开放一个服务台或通过自助设备提供图书借还服务。一些国家针对不下车取还书服务开展了试点。还有些国家只接受有预约的读者;
  • 对归还的图书采取隔离措施(下文有详细介绍);
  • 制定电子借阅、在线学习或远程教学等远程服务方案;
  • 开发和测试技术手段,帮助员工实现远程工作。

彻底闭馆:在政府防控措施最严格的国家,图书馆按照要求闭馆,或在权衡读者和员工面临的风险后主动闭馆。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的做法包括:

  • 确保所有员工在家工作,极特殊情况除外。如员工确需到馆办公,确保其遵守有关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
  • 图书馆员会参与本市其他工作,如利用信息管理技能为医疗与社会活动提供帮助;
  • 针对如何利用图书馆资源或服务为读者提供持续指导;
  • 举办在线“讲故事”活动(在版权允许的条件下);
  • 推广使用数字图书馆和其他工具(提供更多的内容和使用授权);
  • 对于已出借的纸质书,免除逾期费用;同时增加可借阅的电子书数量;
  • 将图书馆空间和设备用于其他活动,例如打印个人防护设备;
  • 提升数字资源推送意识,通过在网站首页提供相关信息和在图书馆橱窗张贴海报等形式。

准备重新开馆:多个国家已采取措施,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解除限制,一些图书馆也参与其中。但重新开馆的时间仍未确定,安全显然是头等大事。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的做法包括:

  • 在相关规定、图书馆馆舍和资源本身允许的前提下制定计划,逐步安全地重新开馆,同时对图书馆政策作出必要的修改。开展风险评估,重点关注图书馆活动和更大范围的环境。
  • 限制同一时间到馆人数,制定实施方案(例如通过提前预约、凭票进馆或其他手段来计算人数),避免读者聚集,例如设置单向通道、限制桌椅使用、关闭阅览室或继续将活动延期。
  • 定期开展清洁工作(包括暂时闭馆),尤其是病毒容易长期存活的物体表面(塑料和除黄铜以外的金属),并关闭卫生间或加强清理。
  • 开发“一键获取”或“即停即走”服务,避免借书过程中发生人体接触。
  • 针对馆内人员出现新冠肺炎症状的情况制定应急预案。
  • 为员工提供必要的设备和培训,确保人员安全,包括在线服务;限制解除,延长居家办公时间,并定期提供最新进展。
  • 如无法保证安全开馆,要明确说明;如有条件开馆,确保决策人员了解图书馆空间的特征,在保障所有人安全的前提下逐步恢复服务。
  • 继续推广在线服务和资源,限制到馆人数。
  • 通过线上和线下渠道向读者介绍最新规定,定期介绍最新进展。
  • 制定相应的规划,一旦感染率出现新高将重新闭馆。

COVID-19 and libraries: stay at home

在家中和工作场所保证安全

鉴于以上情形,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各国人们遵守“咳嗽礼仪”(例如咳嗽时用弯曲手肘遮盖口鼻、或纸巾并立即扔掉);同时建议人们经常洗手或使用含酒精的手消毒剂,尽量不要触摸脸部,与咳嗽和擤鼻涕的人保持社交距离。避免前往疫情高发地区,尤其如果本人或者共同生活的家人年龄偏高或体质较弱(例如,患有糖尿病、心脏或肺部疾病的人)。

症状较轻且原本健康状况良好的人应该自我隔离,联系当地医疗机构或新冠病毒咨询热线,获取有关检测和转诊的建议。有发烧、咳嗽或呼吸困难症状的人应致电医生并就医。

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上有更多相关信息。此外,除以下列举的信息,我们鼓励各国图书馆向本国的国家公共卫生机构寻求建议,并遵守当前规定。高校等机构的图书馆最好参与到应对危机的规划和管理中,以里约热内卢联邦图书馆的杜克-凯科斯馆区为例。

处理文献

图书馆行业的很多人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在于接触携带新冠病毒的文献产生的感染风险。显然,我们对病毒传播方式的了解尚处于早期阶段,因此除了勤洗手和不要触摸脸部等基本要求外,无法提供明确的建议。

然而,关于病毒在空气中和不同物体表面的存活时间有了新的研究成果(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医院感染期刊》)。研究显示,病毒在塑料和钢铁上的存活时间更长,而在硬纸板或金属铜上的存活时间较短,但是这是在实验室条件下,且感染风险会随着时间下降。

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举办的网络研讨会反映了这一点,即纸张传递病毒的风险较低,而常有人触摸的硬质表面风险较高。荷兰政府认为,通过纸张表面,例如信件等,感染病毒的可能性较低。奥地利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和挪威政府为图书馆制定的指导方案指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病毒可以通过物体表面传播;瑞典图书馆首席顾问也表达过同样的观点。

在图书馆以外的其他行业(例如邮政服务业),似乎没有不得接触纸张或硬纸板的规定。其他物体表面(例如门把手、键盘、鼠标、CD和DVD、玩具或虚拟现实耳机)更有可能携带病毒,因此应定期清洁或者不再流通使用。

但是使用患者密切接触过的图书或设备仍然存在感染风险,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放置一段时间或充分清洁后使用。基本建议是做好防护——法国政府对此也表示赞同。

为了尽量清楚地解释当前的不确定性,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与OCLC和巴特尔实验室合作开展了“重新开放档案馆、图书馆和博物馆”项目(REALM),共同探索安全处理文献的方法,国际图联亦有参与。该项目将评估特定文献和服务存在的风险,帮助图书馆在思考如何开馆和恢复服务的过程中做出选择。

该项目已发布第一项关键成果——《当前研究综述报告》,其中包含大量的研究论文,有些已通过同行评审。报告论证了病毒通过空气和与携带者近距离接触的传播情况、病毒在不同表面的存活以及不同清洁方法的效果。其内容有助于各方制定相关政策,但几位作者明确指出,研究成果尚处于早期阶段,且其中的例证来自多个不同的环境。

REALM项目还发布了检测病毒在不同材料和物体表面上存活时间的计划,以及对现有文献的系统性总结。实验室已发布初步实验结果,证明在三天的隔离期后,之前被污染的精装书和简装书、图书内页、塑料封面和DVD封面没有再检测出病毒。第二批检测覆盖多种新的材料,包括盲文图书、光滑表面、杂志页面、硬板儿童书和档案夹。第三批检测对象包括有声书、音视频设备和USB录音带的塑料表面,亚克力展柜或隔断墙,塑料袋和塑料盒。第四批检测材料也已公布,将包括DVD和CD盒、精装书、简装书、塑料封皮书和聚乙烯泡沫塑料。检测结果表明,病毒在这些环境中确实可以存活更长时间。第五批检测将重点关注博物馆的常见物品,包括皮革书封。你可以订阅项目通讯,了解最新进展。

我们了解到,一些图书馆在处理归还的图书之前有一个等待(隔离)期;另一些图书馆则明确指出,在情况恢复正常之前不要求读者还书。英国公共卫生部表示,病毒在硬纸板和塑料上的最长存活时间分别为24小时和72小时,奥地利图书馆协会也发表过同样的观点。但是并非所有图书馆都设定了隔离期,例如丹麦图书馆,该馆认为整个社会的感染率不高,图书的传播风险也相对较低,因此不必采取这种措施。

同时,爱尔兰图书馆协会要求等待72小时(至少针对封锁开始后还回或处理的文献),并提出递送流程建议。 澳大利亚图书馆与情报协会根据本国政府的建议表示24小时就够了,里约热内卢联邦图书馆的杜克-凯科斯馆区和埃及图书馆也同意此观点,后者利用阳光照射的方式消毒。捷克政府的建议是48小时。瑞士、荷兰、比利时和俄罗斯外国文献国立图书馆规定的等待期限是72小时;斯洛伐克要求5天;阿根廷为两周;法国和黎巴嫩卡斯利克圣灵大学针对塑料表皮文献的要求为10天,针对纸质文献为72小时。还有一些国家(例如意大利文化部和安达卢西亚图书馆协会)建议等待两周,但意大利图书馆协会和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对这一做法提出了质疑。多个国家提出应认真清洁咨询台。

一些指导文件由于新证据的出现和病毒传播率的降低而有所放松。例如,瑞士法兰德斯、捷克和斯洛文尼亚不再强制要求隔离;法国缩短了隔离时间。

澳大利亚图书馆与情报协会等机构建议用酒精给有塑料外壳的物品,如DVD等,进行消毒,从而尽快恢复出借。各馆对于清理图书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奥地利建议热处理,另一些图书馆认为这可能损坏文献,并提出采用更安全的隔离方法。

德国图书馆协会赞同这一建议;奥地利图书馆协会要求读者在翻页之前不得润湿手指,并建议使用偏碱性的清洁剂擦拭图书封皮;捷克图书馆要求员工在处理最近归还的图书时戴好手套和口罩;除上述措施外,意大利图书馆协会进一步建议各馆在读者还书时询问是否有病毒携带者接触过这本书。荷兰国家图书馆建议读者在接触图书前最好用水和肥皂洗手,不要使用手消毒剂,避免造成损坏。

同时,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强调不得用塑料袋装书,并制定了详细的流程,指导员工通过专门的系统处理读者归还的或从其他渠道获得的图书,其中不同的色块代表不同的活动。

荷兰各馆鼓励到馆使用教学资料的读者将这些资料带回家(并自带纸笔),不建议留在馆内,以避免传染风险和文献处理问题。

对于计算机等传染风险较高的设备,各国针对其消毒提供了大量建议。即使在闭馆期间,一些图书馆也会为有需要的读者提供计算机,但会制定严格的规定来降低风险,以英国伦敦市中心图书馆为例。

荷兰图书馆要求将使用过的鼠标和键盘拆卸下来集中消毒。瑞典赫尔辛堡图书馆和美国堪萨斯州托皮卡图书馆安排专人负责给使用过的计算机消毒。考虑到清洗的难度,丹麦建议禁止公众使用计算机。

一些图书馆明确要求读者在自助还书机、指定还书台或馆内各处的篮子中归还可能遭到污染的图书。在日内瓦,一些学校图书馆在各个教室放置了还书篮。波兰政府建议将归还的图书放置在容易清洁的表面,或者垫上一次性纸张。克罗地亚国家和大学图书馆在可以还书的入口放置了篮子。日本图书馆协会建议设置还书桌。

澳大利亚图书馆与情报协会(参见“重新开放图书馆”部分内容)建议员工在处理归还的文献时佩戴手套并及时丢弃。另有一些机构认为手套容易破坏文献,建议定期洗手。法国政府不赞成戴手套,而建议使用可脱下清洗的棉质工装服。克罗地亚国家和大学图书馆提出,应谨慎处理呈缴本,小心打开外包装并扔进专用垃圾箱。

显然,如何存放疫情期间收回的图书,特别是对于小型机构来说,是个大问题。法国要求没有专门藏书室的图书馆将某一部分空间用于储存图书(公众无法进入),也可以利用外部空间;另外应限制处理这些图书的人员数量,为他们提供充足的防护设备。美国注意到了图书存放产生的潜在问题,建议使用移动存储方案。

在消毒方面,中国国家图书馆目前针对文献使用隔离和静态消毒的方法,同时筹划建立还书中心和消毒中心,配备紫外线和臭氧消毒设备。匈牙利国家图书馆的研究机构也在探索相关问题,并要求确保消毒措施不会对文献造成损害,例如使用酒精凝胶(例如美国国会图书馆)、臭氧、紫外线或消毒水;东北文献保存中心也强调了这一点。该研究机构与美国国会图书馆一致认为,时间本身就是一种有效的消毒剂。关于对图书馆建筑的消毒,墨西哥城公共图书馆得到的建议是尽量避免这样做,因为可能对文献造成损害。

美国国家保护技术与培训中心制作了英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视频,该中心网站还提供了大量关于如何处理历史文献的资源。

同时,爱沙尼亚建议将可能携带病毒的废弃物隔离放置几天,降低传播风险。

斯洛文尼亚公共卫生研究所(参见“重新开放图书馆”部分内容)建议接受送书上门的读者遵守防疫规定,在拆开包装之前等待数日;如果收到的不是纸质或卡片资料,应进行消毒或等待数日后使用。捷克政府建议图书馆向读者提醒相关风险,在接触图书之前先放置几天;并建议图书馆延长借阅期限。

图书馆工作人员应采取基本的防护措施,例如用肥皂和水彻底洗手,避免触摸脸部以及在出现新冠肺炎症状时进行隔离。

保持社交距离和送书上门服务

近距离接触似乎是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因此各国的关键应对措施是鼓励本国公民“保持社交距离”,即与他人保持安全距离,从而降低病毒人传人的风险。咳嗽、打喷嚏甚至聊天都有可能将传染性飞沫散播到空气中。

不同国家制定的社交距离标准有所差异,但总体上不低于1米。但这一点有时也难以实现。例如在美国,一些图书馆发现读者和员工的感染风险较高,便主动向有关部门申请闭馆。

参见“重新开放图书馆”部分内容,了解图书馆强制要求保持社交距离的更多信息。

尚未开放的图书馆仍重点关注向弱势群体和其他人群提供送书上门服务,同时充分作好卫生保障。在中国武汉,图书馆员专门为患者设置了读书角。捷克指出,要对易受感染群体给予特别的关照,从而将风险降至最低。

例如,澳大利亚的拉德福德学院图书馆提供图书的一键借阅服务;该国的兰谷区图书馆、阿根廷的戈多伊-克鲁兹图书馆、荷兰海牙图书馆和葡萄牙多家公共图书馆都提供图书递送服务;斯瓦尔巴特群岛图书馆和希腊韦里亚中央公共图书馆与出租车公司合作,将图书送到读者手上。瑞典半数市图书馆提供递送或自取服务。丹麦罗斯基勒图书馆与此前接受上门送书的读者密切联系,关注他们的状况,并询问是否需要续期。日本大阪中央图书馆提供邮寄服务。西澳大利亚州政府针对安全地上门送书提供了指导。根据一篇新闻报告,埃塞俄比亚各图书馆将通过骆驼运送书籍和文献,确保儿童在隔离期间得到服务。另见下文图书馆协会部分内容。

然而,一些图书馆仍对递送服务产生的风险表示担忧,或者干脆关闭了自助还书机。显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让员工、志愿者或读者的身体健康受到威胁,这才是重中之重。一些地区针对递送服务制定了具体的规定,例如英国图书馆联盟(Libraries Connected)。

COVID-19 and libraries: woman writing

提供远程服务

各国图书馆都在努力提供远程服务和馆藏访问,并投入时间和精力更新网站内容和计算机系统,满足读者需求。很多图书馆已具备强大的数字化服务能力,但更多机构刚刚起步,例如伊拉克大学图书馆。“国家图书馆馆长会议”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全球四分之三的国家图书馆推出了新的数字服务。新南威尔士州立图书馆针对州内公共图书馆在闭馆期间开展的线上活动进行调查,发现在图书馆建筑封闭后,开展线上活动的图书馆从12%增长到了86%。

各类型图书馆都在推广数字化服务——例如,法国国家图书馆正在筹备线上展览和其他学习工具(尤其在暑假期间);西班牙国家图书馆也在推广数字化教学内容;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民俗中心每周举办网络音乐会;摩洛哥国家图书馆提供免费电子书;丹麦奥胡斯公共图书馆将数字内容发布到网站首页;加拿大魁北克格兰比图书馆重点推出新技术教学内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遗产图书馆部的国家图书馆情报服务机构在疫情期间开始向数字化转型。

纽约公共图书馆通过SimplyE app开办了线上读书俱乐部,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也开展了同样的活动;马来西亚在世界图书与版权日来临之际筹备了“让我们一起阅读”活动,鼓励民众增加在线阅读量。南非约翰内斯堡各馆加强社交媒体宣传活动,包括开展“咨询图书馆员”系列活动等。

肯尼亚基贝拉和纳库鲁的公共图书馆(图书馆电子信息联盟公共图书馆创新计划的合作伙伴)通过社交网络以本地语言发布有关新冠肺炎的信息,并分享图书推荐;加纳图书馆管理局(同为公共图书馆创新计划合作伙伴)也在向公众发布重要卫生信息及数字化内容。印度科塔公共图书馆增加了在线服务,推行图书疗法,帮助读者渡过当前的危机,当地媒体报道了这一举措。

美国一些学校图书馆努力提供特殊格式的资源,支持家长在家中开展儿童教育。葡萄牙学校图书馆网络面向学校图书馆制定了指南并建立一个平台,重点介绍了在闭馆期间继续履行职能的几种途径,并提出了关于工具和资料的建议。在乌拉圭,学校图书馆也推出了一个在线平台,继续支持青少年阅读。巴西的马里斯塔社会学校图书馆与教职员工密切合作,通过“微软团队”支持学生学习,但馆藏尚不可访问。美国俄亥俄州雷克伍德甚至成立了虚拟图书馆,为了让人们重新体验走进图书馆借书的感觉。“不丹农村教育和发展”(READ Bhutan)项目针对父母和儿童制定了材料,与学校开展密切合作,甚至发布了内容;该项目还努力打造多种学习空间,在学校无法如期开学时使用。美国各地的学校图书馆逐渐调整现有做法,一些图书馆提供开放获取,一些提供网上阅览和送书上门服务,还有一些接受学生到馆,但重点培养读者的数字技能,以防再次闭馆。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家图书馆情报服务机构的教育部门针对中小学课程创建了数字资源,并在线提供图书馆情报素养指导;孟加拉国东西部大学也采取了相同的措施。该部门仍在探索新的方法来提升教学效果。同样,牙买加国家图书馆也制定了计划,帮助学生继续学习和通过考试。

伊拉克阿巴斯神社图书馆为研究人员提供电子资源远程借阅服务。同时,一些卫生图书馆(例如巴西圣保罗的卫生署图书馆)也在积极提供本馆馆藏内容。

很多公共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举办了“在线讲故事”活动,其中的版权问题已经解决。例如,葡萄牙、巴西圣保罗和乌拉圭玛丽亚-斯坦尼罗-德穆纳图书馆开设了专门的YouTube频道;英国图书馆协会推出了“全国书架服务”;美国一些图书馆设立了“故事步行街”,将图书内页散落在城市各个地方,鼓励人们边走边读。

美国红木城图书馆和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图书馆推出了少数民族语种讲故事服务;塞尔维亚波兹加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举办在线讲故事活动,得到了全国媒体的报道;日本大阪中央图书馆与同一个楼中的儿童文学研究所合作开展了相同的活动。同样,希腊也允许各图书馆与读者接触,甚至开展了艺术项目;墨西哥国家自治图书馆在“世界儿童日”举办了线上阅读活动;美国的图书馆(包括国会图书馆)将文学节日庆祝活动转移到了线上。

各馆想出了多种办法提高电子书的访问量,例如增加电子书数量并确保随时借阅(丹麦),开发新的应用程序用于发布免费内容(荷兰),以及增加电子书预算

显然,并非所有读者都会使用数字化工具。为解决这一问题,西班牙韦斯卡图书馆针对读者制定了新的培训资料,帮助他们充分利用数字化手段。巴格达大学中央图书馆也提供了培训课程,帮助学生最大限度地使用数字化工具。

其他核心服务(例如为需要申请福利或寻找工作的人们提供帮助)也越来越重要。美国迈阿密戴德郡各图书馆为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提供纸质表格;希尔斯伯勒图书馆提供驾车分发表格服务;希腊利瓦迪亚公共图书馆提供免费的在线求职服务,帮助用户在隔离期间持续获得收入。同时,美国康涅狄格州弗格森图书馆为潜在的创业者提供新的支持;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各个图书馆为失业者提供帮助。

图书馆仍在继续发挥整理关于热点问题的图书和资料的传统职能,并重点帮助人们应对压力和焦虑,维持积极的精神状态,例如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瑞典赫尔辛堡图书馆甚至请来了公共卫生专家给读者作报告。中国图书馆界,特别是湖北图书馆重视提高民众的健康水平,帮助他们缓解压力。

一些图书馆将线下活动转到了线上,同时举办了新的在线活动。例如,美国国会图书馆正在开展在线录音转写活动,吸引人们远程参与;挪威国家图书馆鼓励读者在无法亲自到现场参加活动期间访问图书馆播客;荷兰国家图书馆与作家团体合作,提供“屏幕上的作家”服务;美国图书馆员使用GoogleForms创造主题线上“密室逃脱”活动,很多教师使用这些活动作为课堂辅助手段。《图书馆学刊》发布了大量图书馆众包项目。

西班牙的Vega la Camocha公共图书馆举办了以图书为主题的线上比赛,目的是让父母与孩子参加寓教于乐的阅读活动;美国阿灵顿公共图书馆与当地儿童和艺术家一道开展“抗疫绘画”活动;宾夕法尼亚州彼得斯镇的一位图书馆员创作了哈利波特主题的在线密室逃脱游戏。马来西亚学校图书馆率先开展了e-NILAM项目,在学校关闭期间鼓励阅读行为。

奥胡斯公共图书馆举办了音乐问答、写作大赛、在线诗会、作业指导和公共辩论活动。芬兰图尔库公共图书馆为读者举办了早间在线活动;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中央图书馆开展了可持续发展主题活动和“讲故事”活动,并制作了小册子(已译成英文),帮助人们亲近大自然。

葡萄牙和埃及图书馆举办了类似的活动。苏格兰奥克尼图书馆举办了“乐高挑战赛”。印度昌迪加尔中央图书馆为读者举办了一系列竞赛活动,并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书评和其他信息。同时,盐湖城图书馆制定了闭馆期间的活动指南。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图书馆用诗歌疗法保障用户的健康。

一些公共图书馆努力开发新的远程服务方式。丹麦各图书馆联合起来,提供在线参考咨询服务;奥胡斯公共图书馆专门针对儿童推出了咨询服务;瑞典赫尔辛堡图书馆在网站上首次推出了聊天功能,马来西亚多家图书馆也采取了相同的措施;南非约翰内斯堡公共图书馆开展了视频竞赛活动,鼓励年轻用户给长辈指导数字技能,提升自己的数字素养,并在Facebook主页上分享成果。

另外,高校图书馆也在努力提供远程服务,例如孟加拉国东西方大学提供在线论文借阅;哥伦比亚农业大学图书馆和墨西哥韦拉克鲁斯大学图书馆开放网上咨询;南非罗德斯大学提供电话咨询服务;马来亚大学图书馆开发了相关工具并介绍使用方法,帮助读者检索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网络资源,同时推出了“新冠肺炎证据检索服务”,帮助国内的医生解答问题;亚美尼亚阿布谷-帕帕江大学图书馆和伊拉克艾默德大学中央图书馆推出了远程服务。

同时,伊拉克两河大学图书馆扩展了订阅内容,学生可以访问国家数字图书馆文献和已发表的论文;伊拉克瓦西特大学中央图书馆和阿拉曼大学图书馆采取了相同的做法,并开放了其他一些文献;伊拉克迪亚拉大学和伊玛目-卡杜姆学院中央图书馆等机构通过电子邮件和短信服务为学生提供文献获取,并解答他们的问题。印度阿萨姆邦拉宾德拉-萨德汗女子学院利用手机上的WhatsApp采取了同样的措施。最后,伊拉克艾尔拉达-海达里图书馆利用网站推广电子资源;迪亚拉大学建立了新的接口,帮助读者获取文献。

安纳托利亚大学图书馆联盟即通过单一门户加强了成员间的资源共享,从而加快研究进展。沙特阿拉伯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针对如何使用图书馆资源制定了一系列指导材料。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同时还通过WhatsaApp和视频会议设施提供咨询。全球高校图书馆(例如孟加拉国东西部大学以及查谟和克什米尔政府学院图书馆)也收集了有关免费资源的信息。伊拉克艾默德大学中央图书馆举办了专题研讨会(视频已上传至YouTube),反思新冠肺炎疫情并探讨技术的作用;伊拉克穆斯坦西里亚大学图书馆记录了电子论文呈缴服务的使用情况,以及图书馆员参加的网络研讨会。

一些图书馆想方设法为尚未注册、以及目前无法亲自到场注册的潜在读者提供服务。例如,爱沙尼亚国家图书馆建立了无接触借还书渠道;土耳其文化部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市图书馆针对公共图书馆制定了类似措施;摩洛哥国家图书馆接受在线注册;奥地利和克罗地亚图书馆将电子借阅服务扩展至所有人;伊朗图书馆之间相互承认读者卡,确保读者就近使用图书馆。与图书馆合作的比利时“文化联合”(Cultuurconnect)机构向未注册用户开放了所有文献;美国的“书单”(Booklist)网站也采取了相同措施,该网站主要提供书评和其他资料。

向读者提供免费的无线网络,是很多图书馆的主要服务项目。在美国,有人呼吁图书馆保持无线网络开放,以便读者根据需要在车内连接上网;美国托帕卡郡为无法上网的社区提供配备无线路由器的移动图书馆。在其他地区,图书馆利用电视空白频段(一种利用电台之间未被使用的频谱提供远距离WiFi的技术)等技术为没有网络的地区提供网络连接。这对于需要利用互联网学习的群体来说意义重大。另有一些图书馆提供Zoom订阅内容的访问权限,帮助图书馆用户与朋友保持联系。但在这一点上,一些图书馆需要解决关于WiFi访问权限的问题(美国图书馆协会成功说服有关方面暂时取消访问限制),以及民众聚集在停车场可能引发的公共卫生问题。

图书馆作为历史记录守护者的职责从未改变。Ithaka S + R发布了一则消息,重点介绍了收集和保存此次疫情相关资料的各种倡议;国际互联网保存联盟努力协调各方行动。同时,哥伦比亚大学推出了存档计划;西班牙国家图书馆、美国田纳西州金伯特图书馆和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郡图书馆,以及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邀请当地社区居民讲述他们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故事;西班牙韦斯卡图书馆鼓励儿童写出自己的经历,同时帮助他们缓解当前的压力。喀麦隆图书馆员和档案馆员协会与巴门达大学以及文化部合作,协调全国档案工作,妥善保存有关新冠疫情的档案。

最后,图书馆继续为研究工作提供支持。科威特大学情报科学系通过在网上发布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帮助引导相关研究的进行。

多个国家的图书馆与报社、广播电台和其他通信平台合作,宣传自己的服务,提高民众意识。

图书馆仍然无法开展某些活动或服务,例如工作人员无法到馆开展文献保护工作。针对这一问题,澳大利亚文献保存研究院和法国遗产图书馆协会制定了相关指南。

现有资源

在很多国家(例如英国),人们对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兴趣大大提高,一些图书馆将服务重心从实体文献转向了数字化文献。以丹麦为例,该国图书馆增了借阅限制,允许读者同时借阅更多电子书加。法国政府调查结果显示,民众对图书需求的增加可能导致预算的重新分配,但是在数字化版权和出版商对同时借阅数量的限制方面仍然存在挑战。同时,挪威各图书馆将资源和信息集中在同一个网站上,提高读者服务的效率和便利性;捷克和墨西哥城各图书馆也采取了相同的措施。

显然,用户获取在线资源会受到访问条款的限制。幸运的是,许多出版商和销售商都推出了便利措施。在学术领域,很多商家免费提供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内容;还有一些简化了用户通过外部网络进行登录和获取的流程,提高文献访问的便利性。

麦克米伦和企鹅兰登书屋等大型出版公司为公共图书馆采购和获取借阅电子书提供了便利;Audible平台提供了数百本有声书。但是学术文献(特别是与新冠肺炎主题有直接关系的文献)的开放获取普及度并不高。详见下文“图书馆合作伙伴”部分内容。具体来说,在图书馆领域,除了下文提供的有关图书馆协会的案例,法国国立高级图书情报学学校(ENSSIB)也提供了对于内部资源的开放获取。

有些图书馆可以提供更大范围的文献获取,例如伊朗国家图书馆和档案馆,该馆不仅将国家少儿图书馆的2.8万件馆藏在网上免费提供,还开放了馆内之前只提供书目数据的数字图书馆。该馆注册用户数量增长了七倍,面向研究人员的线上咨询也增加了一倍多。阿尔巴尼亚国家图书馆重点开展在线资源建设;伊拉克卡迪西亚图书馆中央图书馆在网上免费提供大量阿拉伯语和英语文献,供学生使用。

其他机构(例如互联网档案馆)也提供了大量文献并降低了访问门槛,为学习人员、研究人员和其他人在困难时期获取信息提供支持,但多家出版商提出了法律上的质疑,因此可能提早下架。Hathi Trust数字图书馆允许各馆出借已有纸质文献的电子版本,只不过由于版权法的限制,这些资源无法在全球各地访问。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可免费获取的教育资源,尤其是开放教育资源共享库,提供由一支图书馆员团队负责管理的资源获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司也提供了珍贵教育资源的链接,其档案馆收藏了一些过去的录音资料。维基百科发布了新冠肺炎主题项目,旨在整理相关信息。印度国家图书馆为研究人员和青少年开发了开放教育资源搜索引擎。

网上还有关于媒体和信息素养的学习资源——这既是图书馆的传统优势领域,也是当前形势下的必备技能。“学习联盟”(Commonwealth of Learning)平台上的“慕课”开放课程便是一个例子。多家大学图书馆增加了信息素养培训,帮助学生开展在线研究。美国夏威夷、洛夫兰、科罗拉多和其他地区的图书馆也提供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素养在线课程。

同时,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图书馆与情报研究所举办了一系列关于谣传、信息泛滥、开放获取和新冠肺炎的网络研讨会,并制定了开放获取资源列表。孟加拉国东西部大学参加了相关主题的活动。马来西亚图书馆也同样积极呼吁公众关注图书馆在打击谣言方面的职能,并针对信息检索行为开展了调研。

然而,所有版权方都应采取必要措施,尽量确保研究、教育和文化资源的持续访问。例如,巴西版权方采取的方法,加上版权法的缺失意味着图书馆只能提供公有领域资源,而无法建立电子书平台。印度呼吁进一步关注服务的便利性。国家图书馆馆长会议开展的调查结果显示,一半版权方在提供数字资源获取时都遇到了版权问题,以及有关网络连接和员工数字技能水平的问题。此外,很多出版商拒绝提供文献的电子版,还有些收取比纸质书更高的费用。以加拿大圭尔夫大学图书馆为代表的一些图书馆正在努力争取人们对这些问题的关注。

有些图书馆协会和其他团体(包括国际图书馆联盟协会和法国的大学图书馆馆长协会)呼吁出版商为文献获取提供便利;意大利图书馆员发起请愿,请求加强文献提供;西班牙图书馆员强调加快“开放获取”的必要性;英国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制定了基本实践标准,号召所有出版商和销售商予以遵守。国际图联也发挥带头作用,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强调知识产权法对于推动文献获取的重要作用。

出版商开展的第一批行动已接近尾声,我们现在迫切需要长期的解决方案。英国研究图书馆协会指出,在预算缩减的时期,仅采取限价是不够的,且电子书和电子文本的市场经营也存在问题。

图书馆协会和其他团体正在努力提供更加便利的文献访问。澳大利亚图书馆与情报协会、爱尔兰图书馆协会、芬兰公共图书馆联盟和新西兰图书馆与情报协会与国内出版商和作者协商,确保公共图书馆可以顺利开展线上“讲故事”活动,不用担心侵权。在图书馆的带动下,加拿大出版商也免除了许可费用。

美国、加拿大(“更大范围的正当获取”和“在线讲故事”)、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图书馆针对在版权法规定的范围内可以使用或访问受限的内容提供了有效指导。匈牙利对版权法做出了有效调整,针对数字化内容的访问提供了便利。

最后,面对开发新的内容和服务以更好地服务读者的必要性,美国图书馆协会主张将图书馆纳入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并最终获得许可。此外,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等图书馆赞助机构提供了更大的灵活性,帮助图书馆继续开展由于新冠疫情而被迫中止的项目。在巴塞罗那和魁北克,我们发现图书馆的采购预算有所增加,用于支持本地书店并建设图书馆馆藏。

管理远程工作

随着图书馆及协会逐渐关停,大量图书馆界人士都面临着如何高效开展远程工作的挑战。

显然,最好的情况是提前规划,确保所有图书馆员获得必要的工具和培训,以便在家高效、安全地工作。对于处在同一境地的人来说,网上已有大量现成的材料,其中很多内容专门介绍如何经常保持联系以及维持团队的工作动力。但由于限制措施将持续多久仍未可知,图书馆仍需制定规划,做好长期应对准备。在图书馆之间建立强大的合作网络也会有帮助,可以共同寻找外部供应商,特别是在准备重新开馆期间,以中国香港为例。同样,在马来西亚,Facebook小组和线上论坛活动在疫情期间大量增加,为人们分享信息和学习提供了空间。

一些图书馆协会鼓励分享提高远程工作效率的方法,例如美国(举办了专门的网络研讨会)拉美地区或印度卡纳塔克邦,并思考如何保障一般性的读者服务。澳大利亚蓝盾研讨会也就闭馆期间如何持续开展文献保存工作提供了有效建议;伊拉克阿巴斯神社图书馆制作了视频,帮助员工提高居家办公效率;伊拉克大学图书馆鼓励员工参加在线学习和其他活动。

图书馆协会也在努力为其成员提供支持。拉脱维亚图书馆协会将线下会议转到线上,并且正在筹备一系列线上活动和社交媒体宣传。新西兰图书馆和情报协会为图书馆员安排了在线无预约咨询服务;澳大利亚图书馆和情报协会开展了相同的活动。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制作了一系列视频,其中情报专业人员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喀麦隆图书馆员和档案馆员协会使用WhatsApp小组功能分享不同的观点,并安排接下来的优先工作。

法国国立高级图书情报学学校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对图书馆影响的不同方面召开了一系列线上研讨会(会议报告已翻译为英文),伊拉克阿米德科学技术协会采取了相同的行动,马来西亚“IDEAS”项目以此为契机借鉴了国内外经验,为本国图书馆员提供支持;巴格达大学中央图书馆发布一份新的教育出版物——《知识的回声》(Echo of Knowledge),第一期的主题为新冠肺炎。伊拉克阿尔-沙里斯坦尼的阿尔-贾瓦达恩公共图书馆基金会举办了网络研讨会,主题是预防和应对疫情,以及下一步工作安排。

欧洲“公共图书馆2030”组织与南卡罗莱纳大学图书情报学学院合作编写并分享培训资料;印度卫生科学图书馆协会联合会也为成员提供了培训;丹麦图书馆协会提供了图书馆设计思维课程;澳大利亚图书馆协会将其职业发展培训转为在线课程;伊拉克伊玛目-卡杜姆学院中央图书馆与大学系统和自动化检索系合作为各分馆成立了培训工作小组。

印度国家图书馆通过举办一系列网络研讨会持续为实习生提供支持。埃及公共图书馆网络借此机会实施在国内扩大服务范围的计划。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家图书馆情报机构鼓励员工之间合作开展活动、提升士气和凝聚力。详见下文“图书馆协会”部分内容。

图书馆资源再分配

有些图书馆虽然已闭馆,服务需求也有所下降,但图书馆工作人员仍然积极参与其他工作。例如在爱尔兰,图书馆员参与追踪密切接触者(美国旧金山图书馆员也自发参与);捷克特里尼克图书馆员暂时承担其他职责;杜兰大学的员工帮助世界卫生组织起草最新的科学建议。

英国大量图书馆员开始到隔离人员联络中心上班,帮助确保高危人群与外界保持联络;新西兰奥克兰和加拿大新市也有类似情况。其他一些国家的图书馆员志愿参与社区活动。在墨西哥,图书馆员负责审核发布于维基百科上的关于少数群体的文章质量。英国在“公共图书馆新闻”上发布了大量图书馆员承担其他岗位工作的信息。在尼泊尔,“农村教育和发展”(READ)中心也成为了收集和分享本地情况信息的最佳场所,帮助政府采取最佳应对措施。

随着无家可归的人越来越多,堪萨斯图书馆向当地收容所免费提供笔记本电脑和无线网络热点;俄亥俄州托莱多图书馆和加拿大埃德蒙顿图书馆分别捐赠车辆及设备;南卡罗莱纳州里奇兰图书馆与公众共享馆内洗手台。科罗拉多州南帕萨迪纳图书馆在停车场设置了移动卫生间和洗手台。

里奇兰图书馆和印第安纳波利斯公共图书馆为面临失业人员提供必要资源。圣路易斯郡图书馆和辛辛那提公共图书馆提供免下车儿童餐;多伦多几家公共图书馆设置了食品供应站。澳大利亚雅拉和莫纳什图书馆为贫困家庭和无家可归的人配送食物。南非“农村教育和发展”中心提供了食物和口罩,并继续为疫苗开发提供支持;尼泊尔也提供了救护车服务。多伦多公共图书馆参加了该城市一年一度的“新市民日”,欢迎移民、难民和其他新市民,并提供信息和服务。尼泊尔“农村教育和发展”中心为受困的农民工提供支持。

同时,俄克拉荷马市学校图书馆向儿童发放图书,帮助他们度过隔离期;马来西亚一些州立图书馆也为隔离儿童提供图书;瓦伦地区的政策显示,图书馆至少在重新开馆之前会向学校开放馆藏。宾州大学图书馆为自学条件有限的学生提供笔记本电脑和其他设备;西班牙UPM高等工程技术学院也采取了相同措施。

图书馆馆区和设备也用作其他目的:旧金山多家图书馆为关键岗位工作人员照看子女;阿拉斯加安克雷奇的卢萨克图书馆成为了应急协调中心;俄勒冈州斯波坎市图书馆改造为收容所;加利福尼亚州圣路易斯-奥比斯波市图书馆将停车场提供给居住在车里的民众;美国奥克兰图书馆将自助还书机用于收集闲置的口罩。堪萨斯城图书馆目前成为了新冠病毒检测中心。

立陶宛国家图书馆与机器人学院合作,将3D打印机用于打印个人防护设备和门把手等物件。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法国、马来西亚和葡萄牙等国的图书馆也采取了类似行动;哥伦比亚大学制作了3D打印设计图,鼓励拥有3D打印机的人提供帮助。美国各地图书馆的文献保存部门也捐赠了自己的设备。印度Valpattanam GP图书馆员工收集当地民众制作的布口罩并重新发放。

但是图书馆没有放弃图书服务!西澳大利亚州州立图书馆提供了包含馆藏文献资料的“神秘盒子”,很快被一抢而空;美国堪萨斯市图书馆向贫困地区递送成袋的图书。同样,乌拉圭蒙得维的亚市公共图书馆推出了巡回图书服务,重点访问施粥所等地,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文献。

COVID-19 and libraries: bookshelves in a library

重新开放图书馆

越来越多的国家计划解除大范围限制,重新开放图书馆也提上日程。有些学校虽然已经开课,但图书馆仍然关闭(例如丹麦勒古姆克洛斯特)。当然,是否开馆取决于政府有关部门对风险的整体评估结果。日本图书馆协会建议采取四步流程来分析物体表面、人员密集、读者使用图书馆资源的方式,以及该地区的整体感染率产生的风险。英国图书馆联盟制定的指导文件也包括关于风险评估方法的深度分析。

由于不同国家的情况不同,图书馆馆长在是否开馆的选择空间上也不同。在限制较为宽松的国家,重点在于馆长的决策能得到恰当的建议和指导。在限制较为严格的国家(例如荷兰),图书馆能否开放取决于是否满足主管部门的要求。美国伊利诺伊州的中洛锡安图书馆针对开启各个阶段之前应满足的条件制定了标准;橡树公园图书馆采取了类似的措施。中国国家图书馆在开启各阶段之前安排员工进行彩排,来检验计划效果。

目前,大多数图书馆都分阶段重新开放,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开放新的服务、活动或馆区;有些图书馆按照疫情进展安排各个阶段,另一些图书馆则在选择开馆日期上更为谨慎。澳大利亚图书馆和情报协会制定了合理的流程:首先评估风险,然后制定计划,最后决定恢复不同服务的时间。当然,合作机构尚未开门也会造成影响。

总体来说,整个图书馆界都在避免仓促开馆。即使有些服务或馆区已经重新开放,图书馆服务的性质可能决定了在情况进一步改善之前,它们不适合重新开放,详见比利时弗拉芒于6月9号发布的指导文件。有些图书馆重新开馆后面临再次闭馆的必要性,直到社区的总体风险下降,以及图书馆制定更加完善的开馆流程。

另外,由于目前的形势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各国仍有可能实施更加严格的规定,而且存在重新闭馆的可能(西弗吉尼亚州建议继续保持每周一天居家办公的习惯)。本节最后提供了一些目前已有的计划。

限制到馆人数

降低风险的一种方法是限制同一时间到馆人数,这样更易保持社交距离。中国澳门的公共图书馆采取凭票进馆的方式来限制人数;中国香港图书馆在最近重新开放期间也采取了相同措施。塞尔维亚国家图书馆在开馆第一阶段只允许五人同时使用阅览室;日内瓦一些已经开放的学校图书馆一次只允许一名学生入内。

克罗地亚国家图书馆设定了200人的限制,并开发了APP,读者可在到馆之前查看是否有空余名额;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计划将到馆人数限制在100-150,并要求提前预约;中国广州按照往常读者数量的一定比例来约束。

东京国立国际图书馆主馆对早先注册的研究人员实施限制,目前尚未发放入馆通行证;法国国家图书馆也处于重新开放的第一阶段。同样,爱尔兰国家图书馆计划于7月20号开始当场发放入馆通行证。

卢森堡国家图书馆规定,危险降低后,到馆人数限制也应该相应地放松。为了让更多人有机会进入图书馆,每人只能在有剩余名额的前提下每周最多预约3次,同时每次不得阅读超过10本书。卢森堡国家图书馆还规定了一次可以预约的不同类型馆藏最大数量。

大多数图书馆鼓励(或强制要求)提前预约文献,以便图书馆(包括国家图书馆)在读者到馆取书之前做好准备,避免等待时间或在最后一刻检索图书,以爱尔兰为例,该国图书馆会将读者预约的图书放在专门的桌子上。

瑞士日内瓦的公共图书馆、中国上海图书馆和日本笛吹市立图书馆也在使用阅览室空间预约系统(中国为不方便使用社交媒体的用户提供了微信和电话预约渠道),瑞士弗拉芒也采用了相同的措施。意大利米兰图书馆甚至专门开发了应用程序,方便读者预约。东京国立国会图书馆主馆以抽奖的方式为读者分配座位;法国国家图书馆鼓励用户在到馆之前使用APP查看到馆人数情况。

荷兰图书馆系统建议为到馆读者分发篮子或手提袋(可以作为“门票”,用于限制最大到馆人数);一些国家提出了其他可以减少消毒的方法。荷兰建议同时进入图书馆的人数不超过两人;爱沙尼亚建议采用“2+2”的方法,即团体不超过2人,且要间隔2米以上。列支敦士登国家图书馆建议开发自动化系统,根据图书馆空间使用情况发出“不得入内”(stop)或“请进入”(go)的信号。

由于到馆的读者数量难以提前预测(芬兰一家图书馆的到馆人数很少,但日本静冈和冈山图书馆迅速爆满),以德国国家图书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为代表的一些机构正在考虑要求读者提前预约,从而限制同一时间在馆人数。同样,打印和扫描等图书馆服务也只能提前预约,例如西弗吉尼亚州图书馆;或者鼓励读者使用移动设备进行数字化打印,例如葡萄牙国家图书馆。

捷克图书馆理事会建议限制读者的在馆时间,其他国家的开馆指导也认同这一点。中国香港图书馆计划分时段开馆,每次时间不超过一小时(伴随着短暂的闭馆),以此来限制在馆时间;中国上海市图书馆和马耳他国家图书馆也设定了在馆不超过一小时的限制。

美国芝加哥采取了其他方法,例如尽可能在室外提供服务,在特定时间向某些群体(如老年读者)开放(捷克采用了此方法)。葡萄牙实行了弱势群体优先的政策(英国图书馆联盟的指导文件中也体现了这一点),重点帮助在家无法上网的读者,比利时也采取了这些措施;日本为有必要近距离为读者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提供了个人防护设备。爱尔兰国家图书馆只允许遭到疫情影响的群体在开馆前两个星期参观展览。卡塔尔国家图书馆制定了最大和最小年龄限制,帮助读者和员工控制风险。

在图书馆建筑设计使读者无法保持社交距离的地区,政府计划继续闭馆,直到整体风险水平下降。例如,荷兰国家图书馆提供了“一键获取”和珍贵资料影印服务。移动图书馆或业务量较大的中心图书馆也可以采取同样的措施,以法国和温哥华公共图书馆为例。韩国几家图书馆使用远程寄存柜提供无接触借书服务;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也采取了相同措施。

有些地区正在想办法降低读者到馆需求。例如,中国澳门地区的图书馆延长了文献出借期限,鼓励读者最大限度使用在线服务(包括大学图书馆)。中国香港地区的图书馆也允许无限续期,免除了高校图书馆的逾期罚款。中国广州公共图书馆增加了读者可在线为图书续期的次数。

还有一些图书馆计划至少在未来几个月内提供数字服务,或者持续提供(或重新启动)送书上门服务(例如法国),或规定取书时间(例如瑞士日内瓦),或在(面积较大的)教室使用图书馆目录(例如英国)。瑞士弗拉芒建议继续关注在线服务的创新,特别是接下来的夏日读书俱乐部活动需要面对新情况。挪威建议未来一段时间持续提供远程服务,特别是面对高风险人群。列支敦士登国家图书馆降低了邮寄成本,鼓励人们继续使用邮寄服务,尽量避免访问图书馆。

计算间隔距离现在是关键。很多图书馆遵循了零售行业的做法,但各国仍有区别,例如爱尔兰、葡萄牙和斯洛文尼亚要求每20平方米内只能有一人;波兰和比利时要求15平方米;英国12.6平方米;捷克和奥地利10平方米;荷兰针对成年人的要求是10平方米,儿童5平方米;克罗地亚每100平方米最多15人;澳大利亚、爱沙尼亚、法国、卡塔尔和罗马尼亚每人4平方米,墨西哥每人3平方米。但是一些机构逐渐取消了这些限制,例如荷兰从7月1号起取消在馆人员数量,中国国家图书馆根据公共卫生情况实施浮动人数限制。

图书馆还需要满足政府的信息需求,协助追踪密切接触者,例如克罗地亚国家图书馆和阿根廷国会图书馆为到馆人员测量体温,并计算在馆时间。英国图书馆联盟制定的指导文件还体现出,一些图书馆收集读者日志信息,并将这些数据保存21天。

日本图书馆协会知识自由委员会表示,这会造成有关个人隐私的问题。美国图书馆协会知识自由委员会围绕重新开放图书馆的相关方面制定了指导方针,并提出了有关追踪密切接触者或其他应对大流行的措施的方法。同样,英国图书馆与情报专家学会给出建议,强调任何措施都不应妨碍人们使用图书馆、对边缘化群体或弱势群体造成影响,或者侵犯人们的隐私。此外,协会要求将用户数据与其他数据分开保存,提供足够大的存储空间(包括删除数据),并公开志愿者信息。

避免读者聚集

一些地区进一步采取措施限制开放的馆区范围。即使图书馆在理论上有足够的空间让读者保持社交距离,但某些设施的使用让实际操作变得更加困难,我们从法国图书馆协会的规定中可以看出来。

中国香港和澳门图书馆仍然关闭某些区域,包括儿童阅览区、会议室和自习区。捷克图书馆理事会建议首先仅开放借书服务,日内瓦一些学校图书馆采取了同样的方法。同时,荷兰图书馆计划在面向普通读者开放以外的时间单独制定向儿童开放的时间,并在馆外设置儿童集合点,统一入馆。

限制读者密切接触时间的其它措施包括撤走一些桌椅,在座位间保持较大距离,要求每桌只能坐一人(例如日内瓦一些学校图书馆),在一些桌椅上标明不可使用(例如中国台北),或为每位读者安排座位(例如克罗地亚国家图书馆)。

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使用Libcal平台和人脸识别技术保持读者之间的距离。在瑞典,每两台公用计算机中只有一台可供使用,且有时长限制。另外有些图书馆设置了独立的机房,例如将馆内其他区域用作机房,供预约使用(例如堪萨斯托皮卡图书馆),或仅限在家无法上网的读者使用(例如比利时)。

还有一些图书馆保持用于社交的区域关闭(例如法国);停用了咖啡角(例如奥地利)和娱乐区(例如荷兰);关闭了“本周精选图书”展示区,防止多人触摸图书(例如法兰德斯);重新布置开放空间,确保读者不会面对面接触(例如中国澳门);设置单向通道(包括为员工和读者设置不同的通道,例如葡萄牙),清除障碍,并尽量将出入口分开(例如德国)。

各馆针对借书流程采取了不同的措施:一些图书馆建议不要触摸读者要求借阅的图书(例如荷兰);美国联邦各图书馆对于是否开放书架持不同意见。大多数图书馆计划关闭开放书架,只允许图书馆员取书(例如斯洛文尼亚、葡萄牙和俄罗斯)。丹麦强调不能在没有工作人员的情况下开放图书馆,防止无人执行规定。

还有一些图书馆采取了有趣的方法,将服务人员和建筑师召集在一起,共同思考如何调整馆内空间,提高安全性和舒适度,例如新冠疫情期间的“安全空间”项目;以及如何完善图书馆的总体设计,从而适应后疫情时代。

举办活动

在重新开放程度较高的国家,图书馆已经开始着手制定活动计划。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感染率的下降,以及某些地区的零感染。

例如,奥地利允许举办最多100人的室内活动,并且从7月1日起将人数限制改为室内250人、室外500人。同时将继续实施有关社交距离(间隔1米)的规定,同一个家庭的人(最多4人)除外,并要求人们进出场所和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时佩戴口罩。

斯洛伐克也允许举办最多100人的活动,但要求不同家庭的人保持两米的距离,并且提供手套。瑞士弗拉芒建议团体不得超过20人,并且从7月1号开始,只要能保持社交距离,可以放松限制,但9月1号之前仍然禁止举办大型活动。一种选择是,至少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在风险较低的场所举行活动,详见捷克和波兰国家图书馆发布的指导文件,但波兰仍然提出了不多于150人的限制。

在组织活动的过程中,波兰国家图书馆强调有必要对员工和志愿者进行全面培训,并在发现有人出现症状时进行快速应对。教育部要求参与者之间保持安全间隔,认真管理出入口。缅甸重新开设了方言和厨艺课程,同时采取额外的防护措施保持社交距离、保障公众安全。

有些图书馆开始采取措施恢复培训。比利时弗拉芒建议从7月1号开始恢复某些课程,但只有无法远程开展、且即将结业的课程。弗拉芒提出,最好支持已有的活动。波兰政府也提出了相同的建议,同时严格限制同时待在一个空间内的人数,并及时处理文献。法国国家图书馆计划在重新开馆一星期后开始提供其他语言课程,将上课人数限制在8人以内。英国图书馆联盟的指导文件附件中也包括关于开展活动的一系列考虑建议。

COVID-19 and libraries: cleaning surfaces

推广卫生习惯

在疫情期间,保持卫生是重中之重,例如,确保员工有条件勤洗手,为他们提供手套和口罩等物资,并在入口处(以及在计算机等设备旁)提供手消毒剂。具体来说,图书馆应严格要求员工定时洗手(在接触文献前后),并提供纸巾等受污染物品专用垃圾桶(例如弗拉芒建议使用脚踏式垃圾桶)。安达卢西亚要求聘请专门的清洁人员或延长清洁人员工作时间;图书馆可以确认哪些物体表面风险最高,并给予必要的处理。

中国澳门图书馆严格要求到馆读者戴口罩,在入口处检测体温,并要求读者提供健康证明(美国和南非也在考虑采取这一措施,但需要体现文化标准)。中国香港高校图书馆要求读者接受体温检测并戴口罩。日本图书馆协会鼓励出现症状、与出现症状的人同住或最近到过高风险地区的读者使用远程服务。中国国家图书馆设置了隔离区,快速检测体温较高但想进入图书馆的读者。

对于图书馆已许可,但需要更多当面接触的活动(例如提供计算机使用指导),要尽量保持距离。黎巴嫩卡斯利克圣灵大学建议读者和图书馆员在这种情况下都应佩戴口罩。

有些图书馆鼓励读者使用自助设备,从而避免密切接触,加拿大鼓励各市图书馆确保读者可以无接触使用这些设备。还有一些图书馆开辟了专门的空间用于无接触借还书(例如澳大利亚),或采用“即停即走”或路边取书等方式(例如克罗地亚国家大学图书馆)。马萨诸塞州的比尔里卡公共图书馆和俄勒冈州的斯卡普斯公共图书馆专门为此制定了规则,并分享给用户。中国广州公共图书馆购置了五台自助图书消毒机。

一些条件有限的图书馆在服务台安装了屏风,保障读者以及图书馆和情报工作者的安全。针对某些付费服务,图书馆也提倡采用免接触支付(例如瑞典),或者取消收费,例如打印服务。但是加拿大强调,图书馆有必要确保此举不会让无法办理读者卡的弱势群体被排除在外。英国图书馆联盟针对所有开馆计划提出了平等对待读者的要求。

同时,瑞典赫尔辛堡图书馆员工用手写笔指示读者可以使用哪台电脑;葡萄牙建议保持门常开,避免经常用手开关。

其它卫生措施包括关闭卫生间(例如捷克)、限制其使用或加强清洁;每天定时闭馆开展清洁工作(例如中国澳门、斯洛伐克或克罗地亚国家大学图书馆以及卡塔尔国家图书馆),或一次性深度清洁(例如加拿大阿尔伯塔);制定定期清洁规划,尤其是频繁触摸的物体表面。可借鉴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做法,评估哪些物体表面的风险最高。在某些情况下,可将阅览室的一部分空间改造为安全通道,例如卢森堡国家图书馆的早期做法。

图书馆可以停止供应杂志和报纸等频繁接触的文献,直到风险降低,或仅限于佩戴手套和口罩的读者阅读(例如爱沙尼亚几家图书馆)。同样,黎巴嫩卡斯利克圣灵大学建议目前暂停提供手稿、善本和其他较为古老的文献。弗拉芒建议只允许开展必不可少的咨询活动(例如法律流程,而非本地历史或家谱研究)。中国上海的公共图书馆只允许将某些馆藏向读者开放,其他馆藏目前只提供在线阅览。根据葡萄牙的建议(详见下文),图书馆可以为清洁人员提供额外培训。

读者可以将哪些东西带进图书馆,这也是个问题。荷兰建议允许读者自带笔和小组学习材料,但不得将这些东西留在馆内。英国图书馆与情报专家学会的学校图书馆专业组和英国学校图书馆协会建议尽可能将外套等物品留在馆外,从而降低传染风险。

图书馆有必要针对读者出现症状的情况制定应对方案,例如展示相关电话号码,安排专门房间用于隔离疑似感染者(例如日本和波兰),并确认他接触过哪些物体表面。南非要求安排专门的隔离空间。

在这个过程中,与读者沟通是关键,可以确保他们及时了解相关规则。如果读者无法理解(例如儿童或认知障碍人士),图书馆应采取其他必要措施,以法国为例。

随着时间的推进,一些国家的图书馆已经取消了部分限制,例如捷克的图书馆从7月1号开始不再要求读者佩戴口罩或保持社交距离。

一个新的问题在于,要让主管部门和专家了解图书馆的运营方式,尤其是读者间的接触量,从而避免错误的判断和建议(例如美国)。

保障员工安全

显然,当务之急是确保员工在工作中保持健康和舒适——这也是各馆的法律义务。具体方法包括上面提到的卫生举措(波兰国家图书馆建议要求各馆未给员工配备充足的防护设施之前不得重新开馆),针对相关决策和规划征求各方意见并明确解释,并定期召开情况介绍会和发布提醒(例如丹麦罗斯基勒图书馆)。丹麦政府建议让图书馆员协会和工会参与决定是否重新开馆。中国国家图书馆与员工定期保持联系,了解他们的健康状况。西弗吉尼亚州图书馆重点关注员工的精神健康,帮助他们适应再次与人接触的情况。加拿大提出,鉴于目前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应重点关注人们的压力问题。美国联邦各图书馆计划分阶段安排人员复工。

很多图书馆每天仅在有限的时间内开放,允许员工轮班(如捷克图书馆理事会所建议),限制开会并实施错峰休息(例如波兰),仅在空间足够大的前提下允许开会,并限制会议时长(例如塞内加尔),无限期限制举行会议,或者每次只允许一名员工使用厨房、卫生间或公共区域(例如阿根廷国会图书馆)。瑞典赫尔辛堡严格规定各项活动的时间,帮助员工避开高峰期。葡萄牙图书馆协会秘书长建议实行轮班制度。德国科隆图书馆和克罗地亚国家大学图书馆在面向公众开馆之前安排人员复工,为安全高效地开馆作必要的准备。

但是中国国家图书馆等一些图书馆继续实行在家办公,仅在必要时要求员工到馆,但实行轮班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接触,确保同一时间在馆员工数不超过全体的25%。在阿尔巴尼亚国家图书馆的开馆方案中,第一阶段恢复上班的员工为30%,第二阶段提高到70%。加拿大拉瓦尔图书馆计算出了不同阶段的最大服务人数。

克罗地亚建议实行两班制,中间留出一小时的清洁时间。瑞士图书馆建议每个办公室只安排一名员工上班;德国科隆图书馆要求不超过两名,同时将公共区域改造为办公空间。科隆图书馆还利用数字会议工具确保不同的团队分开办公。西澳大利亚建议图书馆员在值班期间只接触一台电脑。

同样的规定也适用于其他工作区域,例如斯洛伐克国家图书馆针对保持员工交通工具安全提出了建议。加拿大阿尔伯塔建议为每个工作人员提供单独的空间或储存柜,从而降低传染风险。

各国针对保障员工健康采取了不同的措施,一般建议是要求出现症状的员工居家隔离。克罗地亚国家大学图书馆建议所有员工每天早上到馆之前测量体温。阿根廷国会图书馆针对员工出现症状的应对方法,和其他在场员工应采取的行动制定了方案。

未来一段时间,英国多数图书馆的在职员工数量也会减少,很多人因为生病、家庭责任或自我隔离等原因无法上班。志愿者目前无法回到工作岗位(西弗吉尼亚州建议让他们最后复工),尤其是年纪较大或存在健康问题的人,可能导致某些国家推迟开馆。

因此,很多国家的图书馆开放时间较短,并努力保障员工健康,例如英国图书馆联盟的建议,该联盟还提出了其他一些保障安全的要求。西班牙安达卢西亚没有足够的员工,因此无法安全地开馆。挪威提出,有限制地开馆比往常需要更多人手,因此建议暂时从事其他工作的馆员回到原有岗位。

人们对于中央空调传播病毒仍然存在疑虑。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这种威胁确实存在,法国和意大利的政策也反映了这一点,但后者指出可以定期维护空调系统;美国建议加强通风;波兰和捷克图书馆理事会也建议勤通风,后者要求每小时通风五分钟;葡萄牙认为通风比使用空调更有效(而且更环保)。

总体来说,正如葡萄牙所指出,保障图书馆员安全的关键方式在于向他们提供最新信息,特别是关于政策的变动。这样也有助于他们帮助读者遵守最新的规定。

处理文献

详见上文。

公共传播

考虑到当前的不确定性以及解除限制的复杂过程,计划重新开放的图书馆需要重点考虑交流问题。澳大利亚的指导方案显示,来自读者的提问或许会增加。加拿大的建议也体现了这一点,并强调有必要清楚解释服务的改动,帮助读者适应新变化。

读者访问中国澳门公共图书馆系统网站时,看到的第一项内容是新的规定;与读者沟通是德国图书馆的关键任务;英国的建议是制定“用户守则”和“员工守则”;美国阿拉帕霍图书馆面向用户开展调查,了解他们最期待哪些服务,并相应地恢复;英国图书馆联盟也在充分考虑读者的需求;加拿大建议为非官方语言用户制定标牌和传播材料,必要时可使用图表;日本建议发布公共通知。

图书馆以外的渠道也可以利用起来,例如广播电台或电视台,以及广州地铁里使用的海报。

多数图书馆在明确遵守安全规定之外,还努力为读者提供良好的服务。澳大利亚图书馆情报协会发起了“我们回来了”活动;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图书馆制作了一个视频,表达自己迎接读者回到图书馆的快乐心情。有些图书馆采用的其他方式——从国际图联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看,澳大利亚图书馆情报协会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图书馆协会一直在收集读者在图书馆闭馆期间想念图书馆服务的案例,为将来的宣传活动积攒材料。

为恢复提供支持

各国政府在救治新的新冠肺炎病例的同时,还要应对大流行的影响。教育行业(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全球至少三分之一的学龄儿童彻底失去了接受远程教育的机会)和就业市场(求知者存在落后的风险)面临着尤其严峻的挑战。

目前有些文章和刊物强调了学校图书馆在缩小教育差距上的作用,以及公共图书馆应如何帮助人们克服大流行带来的心理创伤。

各国图书馆协会正在整理相关内容,为图书馆宣传活动提供更好的支持。例如,英国图书馆联盟发布文件,针对图书馆如何满足个人和社区的关键需求提供指导。

全球各地开馆计划

下面提供了一些具体案例,你也可以参考国际图联于6月6号发布的综述报告。关于美国高校图书馆的秋季学期开馆安排,请参考Ithaka S+R报告。

阿根廷:阿根廷国会图书馆发布了英文版安全开馆守则,其中提供了有效的信息图,供员工和读者参考。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图书馆和情报协会提供了有效的任务清单,针对读者交流、保持社交距离、安全保障、员工支持、社群支持和馆区运营制定了具体措施。

奥地利:图书馆协会借鉴国际经验和实践,针对如何安全地重新开馆提供建议。

比利时:弗拉芒图书馆协会设立了开馆专题网页,将来自多方面的相关信息集中起来,制定了一套指南(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本文件于6月9号更新(荷兰语,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同时,比利时法语区政府发布了通知(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图书馆协会也为到馆读者制定了信息图。另外还发布了成人教育指南(同样适用于图书馆)。

加拿大:加拿大城市图书馆理事会发布了完整的问题清单,反映出收集细节来体现各省和地方情形的必要性。这些问题涉及到治理、传播、馆藏、人员、服务、项目和图书馆空间等方面。阿尔伯塔省政府发布了指导文件;加拿大图书和档案馆在网站上发布了视频,向读者介绍活动计划。同时,魁北克省拉瓦尔图书馆也详细介绍了不同开馆阶段可以开展的活动类型

中国:在国际图联亚大地区专业组刊物上发表的文章介绍了中国图书馆恢复开馆过程中的大量细节。

哥伦比亚:哥伦比亚国家图书馆制作了信息图,展示了国内图书馆重新开馆应遵循的流程,帮助图书馆界了解需要做出的决策,以及必要的决策环境。

克罗地亚:国家大学图书馆分享了自己的最新开馆安排,并为其他图书馆提供了建议。国际图联已将这些资料,以及之前关于图书馆在闭馆期间如何运营的指导文件译成了英文。

塞浦路斯:国家图书馆针对本馆、公共图书馆和其他图书馆发布了指导文件(已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

捷克:政府对重新开放的图书馆提供了卫生指导;图书馆理事会进一步针对如何在恢复服务的同时保障员工安全提供了建议。图书馆理事会网站上有更多信息。国际图联已将最新指南(发布于5月18号)和4月24号发布的基本指导译成了英文。

丹麦:文化部发布了下一阶段开馆指导,包括多人同时上班、为读者提供支持和借阅等内容。该文件于6月20号更新,由国际图联翻译成英文。

爱沙尼亚:文化部针对重新开放图书馆提供了指导(已由国际图联翻译成英文),包括如何应对员工或读者生病的情况。大多数图书馆已经开馆,并提供路边取送服务。

芬兰:赫尔辛基市图书馆维护的Libraries.fi网站用英文展示了芬兰各图书馆采取的不同方法,并提供了关键资源的链接和论坛,图书馆员可以在这里咨询关于解除限制的过程中如何提供服务的问题。

法国:法国各图书馆协会联合向政府发布声明,警告过早开馆的风险,并共同制定了一份指南(由国际图联翻译为英文),介绍图书馆解除限制的各个阶段可提供哪些服务,以及如何降低风险。政府发布了指导文件(日期为6月4号,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9月21号,政府发布了最新的指导文件,提出为读者服务的可能性,例如给儿童提供经过消毒的玩具。这些机构还绘制了信息图,展现了不同的阶段。法国国家图书馆在网站上发布了针对读者的开馆指南。

德国:图书馆协会制定了任务清单,内容涵盖保持个人卫生、限制密切接触和人员聚集、确保员工在提供服务时保证自身安全、人员管理、文献处理和沟通问题。国际图联已将该文件翻译成英文。另见图书馆协会关于重新开馆的网页。同时,德国国家图书馆开放了阅览室。

中国香港:香港图书馆协会分享了高校图书馆重新开放的计划。香港公共图书馆网站上提供了有关公共图书馆的信息。国际图联亚大地区专业组发表的文章介绍了更详细的内容。

匈牙利:匈牙利图书馆研究院发布了全球各馆的开馆概况。

伊朗:伊朗公共图书馆联合会为准备重新开馆的图书馆发布了指导文件,针对提供服务以及为员工和读者提供护理提出了建议。

爱尔兰:爱尔兰国家图书馆发布了安全开馆的计划,从6月29号起开放预约,并计划于8月31号恢复正常服务。

意大利:意大利图书馆协会发布了文献综述,并针对图书馆重新开放的规则提供建议。

日本:日本图书馆协会针对重新开馆发布了指导文件(于5月26号更新),涵盖风险评估、读者和员工安全、服务、活动和应对潜在病例等方面内容。一家名为Calil的私人公司正在监测已开放或尚未开放的图书馆数量。国立国会图书馆也在定期分享初步开馆的信息。

黎巴嫩:卡斯利克圣灵大学发布了重新开馆规划,包含处理文献、提供服务以及保障读者和馆员安全等内容。

列支敦士登:国家图书馆为读者制定了入馆指南。

卢森堡:国家图书馆在网站上发布了重新开馆五个阶段的计划。

马来西亚:马来西亚图书馆员向国际图联亚大地区专业组投稿的文章介绍了开馆过程中的一些细节。

马耳他:国家图书馆发布了两个场馆的入馆指南,重点要求读者全程佩戴口罩,并限制设备的使用。

墨西哥:几所大学图书馆绘制了信息图,展示疫情过后使用图书馆的一些要点。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发布了本馆的开馆计划,针对所有图书馆的卫生情况、空间的重新安排以及对读者和员工的保护提供了指导,同时针对处理归还图书制定了详细的指南 。国际图联已将此文件译成英文。墨西哥城也针对公共图书馆发布了指导文件。

荷兰:针对图书借阅、小学生活动、十人以内的团体和计算机使用等内容制定了一系列规定和任务清单(任务清单由国际图联翻译为英文)。国家图书馆针对读者制定了入馆指南。

挪威:图书馆协会和图书馆员协会针对降低图书馆风险发布了指导文件(挪威语,日期为5月8号),已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

波兰:波兰国家图书馆针对员工安全、馆区卫生、如何对待出现症状的员工和读者以及管理活动制定了指导方案。

葡萄牙:图书、档案和图书馆司司长为公共图书馆提供了人员、卫生和方面的指导(葡萄牙语,由国际图联翻译),并提出了“四步开放”建议。葡萄牙国家图书馆还发布了重新开馆计划(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

卡塔尔:卡塔尔国家图书馆组织了一场阿拉伯语的网络研讨会,探讨重新开馆期间应采取的安全措施,并与伦敦大学卡塔尔学院合作开发相关工具。该馆还在网站上发布了开馆规定。

罗马尼亚:罗马尼亚图书馆员协会分享了全国公共卫生研究所于5月17号发布的关于重新开馆的指南。国际图联已将该文件以及其他指导文件译成英文。

俄罗斯:俄罗斯政府发布了重新开馆指南(俄文,由国际图联译成了英文)。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发布了面向线上用户的规定(俄语和英语)。

沙特阿拉伯: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为读者制定了入馆指南,例如,最初只接受大学本科生、研究生和教职员工,禁止举行会议和其他集体活动。

塞内加尔:达喀尔谢赫·安达·迪奥普大学图书馆在大学整体计划的框架内制定了内部计划,包括限制读者数量和服务,鼓励人们使用电子通讯手段。

塞尔维亚:国家图书馆逐渐重新开放,并发布了初期阶段报告,确保卫生条件、限制人员聚集。

斯洛伐克:国家图书馆发布了指导文件(5月20号),涵盖借书、使用图书馆空间和设施以及消毒等问题。同时,随着该国政府决定进一步解除隔离限制,该文件针对举办活动制定了规则。详见国家图书馆网站。

斯洛文尼亚:国家公共卫生研究院针对图书馆制定了指导方案(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其中包括有关保持社交距离和处理文献的建议。国家图书馆协会密切关注重新开馆过程中的情况,特别是图书馆的经历。

南非:南非政府发布了重新开馆规定,对最大人数做出了限制(阅览室不超过30%,机房不超过10%),并要求为出现症状人员提供隔离空间。

西班牙:政府针对重新开馆的清洁、卫生和运营制定了规则。安达卢西亚图书馆协会制定了重新开馆的要求,涉及到员工、馆区和文献等方面。西班牙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协会提供了相关资源网站列表,帮助图书馆规划重新开馆,并与合作机构一道制定了重新开馆的十大原则。西班牙大学图书馆网络针对高校图书馆重新开馆制定了全面的指导方案(西班牙语)。

瑞士:图书馆协会制定了指导方案,为针对所有图书馆提供的信息资源作补充,已由国际图联译成英文。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家图书馆情报机构发布了开馆计划概览,包括要求佩戴口罩,以及ISBN服务开放时间。

英国:英国图书馆与情报专家学会的新冠肺炎专题网站为准备重新开放的图书馆提供帮助。该学会还与有关政府部门一道制定了正式的开馆计划,并发布了针对学校图书馆的指导建议。学会网站为学校图书馆制定了开馆前的任务清单,并致信图书馆员,强调在开馆前评估和降低风险的必要性。图书馆联盟面向各图书馆馆长发布了具体的指导意见,内容涵盖风险评估、安排上班人员、工作人员的社交距离、保障读者安全、清理工作场所、个人防护设备、劳动力管理、借出和归还的图书及其他物品等方面。英国图书馆联盟密切关注各馆的重新开馆情况,并提供了宣传资料包,帮助各馆维护政府关系,确保必要的资金支持,从而继续提供服务。

美国:美国图书馆协会将有关重新开馆的大量信息发布到了网站上,包括具体规划和其他内容,例如REALM项目。在各州层面,新墨西哥州立图书馆制定了分阶段重新开馆的计划;爱达荷州发布了一个表格和一篇全面的博客文章,针对图书馆解除限制的各个阶段提供了大量有效建议;佐治亚州的公共图书馆发布了样本计划,供图书馆在解除限制的过程中制定有关人员和服务的决策时参考,西弗吉尼亚州和印第安纳州采取了相同的措施;蒙大拿州立图书馆分享了三个案例。阿拉斯加公共图书馆协调员在演讲中指出了一些问题,科罗拉多州图书馆联盟、康涅狄格州图书馆联盟和马萨诸塞州图书馆协会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爱达荷州图书馆委员会分享了不同规模图书馆的重新开馆规划案例;伊利诺伊州和佛蒙特州也针对实行“路边取书”提供了具体建议。联邦图书馆网络针对各成员馆展开调查,了解各馆的重新开馆计划及采取的不同措施。

图书馆协会、国家图书馆与图书馆合作伙伴的行动

图书馆协会与图书馆主管部门

各图书馆协会开展了出色的工作,为各自的成员提供信息和支持。其中很多协会设立了专门的网页,展示国家层面的资源和政策(以全球或地区层面的建议为补充),并鼓励图书馆馆长之间开展沟通和协作,交流想法和实践。还有一些图书馆协会通过发布有效的任务清单和课程,针对人员和馆区管理以及在线服务提供了建议。

详见各图书馆协会网站:

阿根廷:阿根廷共和国持证图书馆员协会发布了图书馆应对新冠疫情报告(西班牙语)。文件重点突出了建立疫情信息库、通过社交媒体提供服务以及建立全国数字文献平台的重要意义。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图书馆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澳大利亚图书馆与情报协会在疫情期间免费提供专业信息发布,开设了对抗疫情活动网站,并正在筹备设立救助基金。该协会还发布了图书馆应对新冠疫情中期报告。随着各馆逐渐开放,该协会发起了“我们回来了”(We’re back)活动,鼓励读者分享自己在闭馆时期最想念图书馆的哪些方面。在各州层面,一些机构分析了图书馆截至目前的经历,例如新南威尔士州对图书馆取得的成果和遇到的挑战进行了研究。

奥地利:图书馆协会向各馆提供了关于安全开馆流程的重要信息以及政府建议,并将线下教学活动转为线上学习。。

比利时图书馆与档案馆面向公众闭馆(荷兰语)。

巴西:图书馆员、情报工作者和机构协会联合会(FEBAB)创建了新冠肺炎专题网页(葡萄牙语)和行动列表;巴西信息技术学院在网站上提供大量资源(包括关于新冠肺炎的文献,以及针对所有年龄层的科普资料),并将新冠肺炎疫情数据添加到本国的交互式地图中。巴西科技信息传播与卫生研究所(ICICT)将该网页译成了多种语言,以葡萄牙语版最为详尽,其中展示的大多为支持女性健康和儿童图书馆的内容。

保加利亚:图书馆员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所需资源(保加利亚语)

喀麦隆:喀麦隆图书馆员和档案官员协会通过WhatsApp在成员机构间组织讨论,确定接下来的优先工作,并与文化部和巴门达大学合作,协调有关新冠疫情的档案整理活动。

智利:智利图书馆协会与当地一家非政府组织合作,了解公众查询卫生信息的情况,为将来的宣传工作积累素材。

中国:中国图书馆学会和国家图书馆总结了全国各地协会和图书馆为支持政府和公民所采取的行动,并发布完整报告。

哥伦比亚:哥伦比亚图书馆员协会筹备了一场网络研讨会(语言为西班牙语,国际图联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专业组提供协助),针对图书馆员如何应对疫情交流观点。

克罗地亚:克罗地亚图书馆协会建立了专门的网页,用于展示远程服务内容,为各图书馆提供有关新冠肺炎的信息,并提供在线会议服务和电子资源。

捷克:捷克图书馆协会设立了专门的信息页面,用于展示卫生建议、政府应对措施的最新动态以及疫情期间版权法和隐私法的限制范围。

法国:法国图书馆协会发表了关于图书馆服务与公共卫生(法语)的文章,并组织探讨疫情期间的人员管理问题。法国大学图书馆员协会也在密切关注大学图书馆的活动。

德国:德国图书馆协会关于图书馆与新冠肺炎信息网页(德语)。另见图书馆远程服务网页以及全国媒体关于图书馆服务的新闻报道

加纳:加纳图书馆管理局为读者注册数字图书馆读者卡提供便利,并在网站上发布资源,供图书馆和用户使用。

印度:国家和各邦图书馆协会积极提供线上新冠肺炎培训和更广泛的职业培训;卡纳塔克邦图书馆协会提供了长期的培训课程。8月12日为“全国图书馆员日”,图书馆界以此为契机开展了大量活动,思考这一行业的未来,例如卫生科学图书馆协会联合会组织了网络研讨会。

印度尼西亚:印度尼西亚图书馆协会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包括发表电子报告,总结相关法律法规、科学洞察和分析结果、目前关于社会活动的规定和关于新冠肺炎的词汇表,并在疫情期间通过多种方式为图书馆事业提供支持。

伊拉克:伊拉克图书馆情报协会举办了一系列网络研讨会,关注数字图书馆在新冠疫情期间的作用,以及更大规模的数字化转型。

意大利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网站列表(意大利语)提供了国家法律概览、信息来源和图书馆员如何在提供信息时保护隐私和个人健康的建议

韩国: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声明

马来西亚:国际图联亚大地区专业组网站上展示了图书馆、特别是国家图书馆协会在疫情期间开展的大量活动。

墨西哥:国家图书馆员学院正在举办一系列线上活动,通过社交媒体宣传鼓励人们居家隔离,重点介绍墨西哥图书馆在此次危机中的经历(包括网络研讨会),推广在家阅读(同样包括网络研讨会),并共享信息资源(西班牙语)。同时,墨西哥图书馆协会发表了一封公开信,鼓励医疗专业人员和卫生图书馆员。

缅甸:缅甸图书馆协会与其他机构合作,为会员(尤其是准专业人员)开展了在线培训和讨论,发布有关新冠肺炎以及其他各地图书馆应对方式的信息,并制定了指导文件。该协会还继续支持在全国成立学校图书馆的项目。

荷兰:荷兰图书馆为注册会员建立了资源和活动网页(翻译为英文)

新西兰新冠病毒对新西兰图书馆情报领域的影响。新西兰图书馆情报协会与新西兰国家图书馆合作开展了新西兰图书馆合作项目,旨在为后疫情时代的图书馆服务投资,包括员工派遣、培训、在所有公共图书馆提供网络连接等等。

尼日利亚:尼日利亚图书馆情报学学生会连续多日为会员举办了一系列讲座。

葡萄牙:葡萄牙图书馆协会免费提供在线培训课程(葡萄牙语)。同时,葡萄牙图书、档案和图书馆总局的图书馆部针对公共图书馆在大流行期间的经历开展调查,重点强调为应对危机(或在重新开馆之前)应采取的行动,包括培养数字技能、提供更多数字化内容并探索恢复面对面服务的途径。

波多黎各:波多黎各图书馆员协会针对有关新冠病毒的不实信息进行辟谣(西班牙语)

罗马尼亚:罗马尼亚图书馆员协会组织了课堂活动、网络研讨会和工作会议,帮助成员应对疫情,并发起了“在家使用图书馆”(#thelibraryfromhome)宣传活动。协会还收集了关于图书馆及其服务的数据;整个图书馆界通过3D打印防护设备、支持科研工作和打击谣言等手段提供了全面支持。

塞尔维亚:国家图书馆协会的下一期刊物将以疫情期间图书馆员的工作为主题。

西班牙:高校图书馆网络设立了信息网页(西班牙语)

土耳其:土耳其图书馆协会举办在线会议,展示演员、作家、艺术家和研究人员录制的视频和其他作品,推广阅读活动。

英国图书馆与情报专家学会(CILIP)关于新冠病毒的信息服务。该学会致函政府有关部门,请求放宽版权法的限制,并推出了“全国书架服务”(每天发布YouTube视频,为儿童和家庭推荐图书)。该学会还针对隐私问题和新冠疫情的道德影响发布声明,强调政府应保持透明,合理使用相关证据并充分保护个人隐私。英国研究图书馆协会发布了报告,介绍成员机构的应对方法,重点涵盖技能、领导力、学术成果、馆藏、空间、场所和未来的可能性等方面。

美国:美国图书馆协会将应对疫情的信息整合到同一个网页上,包括宣传和政策、教育、数据和研究、指导内容和规定等部分。另见美国图书馆协会公共项目办公室整理的信息、远程服务研讨会和关于灾备的电子书(现已提供开放获取);另外还有美国法律图书馆协会设立的信息网页,美国学校图书馆员协会的网页(上面有学校图书馆现状简介和其他关键网站链接),公共图书馆协会针对各馆应对情况的调查结果,和美国学校图书馆协会对抗疫情的准备工作

乌拉圭:乌拉圭大学信息传播学院将国内所有类型图书馆对抗疫情的案例收集汇总。

津巴布韦:津巴布韦图书馆协会分享了国际经验,计划开展网络研讨会,并明确针对电子资源的访问开展宣传活动的要点。

此外,中国图书馆学会与国家图书馆合作提供在线培训课程;拉脱维亚图书馆协会将线下会议变成了一项结合社交媒体宣传的在线活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为图书馆专业人员提供支持,监测疫情进展并发布更新,saveMLAK(专门帮助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应对危机的组织)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葡萄牙学校图书馆网络发布了指导文件并成立了一个平台,支持学校图书馆员继续履行使命。

其他协会和组织也较为活跃。图书馆与情报资源理事会设立了专门网页,用于发布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研究图书馆协会分析了美国和加拿大的高校图书馆和研究图书馆的工作;非洲图书馆和情报协会(AfLIA)收集了非洲图书馆的案例,并针对图书馆的应对方法和相关信息设立了专门网页;拉美地区(与哥伦比亚图书馆员协会合作)设立了Infotecarios网站;欧洲高校图书馆将这些信息通过LIBER呈现;欧洲图书情报与文献协会管理局(EBLIDA)针对成员机构制定了任务清单;欧洲公共图书馆管理局针对20个国家的疫情发展情况做出了有价值的报告,该文件最近增加了图书馆重新开馆期间采取的措施,包括安全和隔离措施;“农村教育和发展”组织分享了分布在不丹、印度和尼泊尔的107个中心为应对疫情做出的努力。

图书情报学教育工作者协会建立了自己的资源网页;印度卫生科学图书馆联合会、旁遮普大学图书馆以及伊拉克阿尔卡菲大学图书馆分别举办了探讨会,探讨疫情过后的图书馆未来。

土耳其公共图书馆在图书馆和出版物总署的带领下完善了电子服务,使公众能通过电子化手段访问数千本电子书、提出新书购买申请并将电子资源下载到自己的设备上。荷兰阅读基金会成立了专门的网页,发布在家阅读和提升素养的资源和建议,包含播客、儿童插画作家访谈和图书馆电子书借阅。匈牙利图书馆研究院成立了信息网页,针对图书消毒和版权问题提供建议,并展示优秀国际案例,通过libraries.hu网站分享国内外的故事。

与此同时,魁北克高校文献服务推广协会也为图书馆会员提供远程教学的必要工具;“图书馆研究院”(Every Library Institute)也定期开展对话活动并设立了应急基金,帮助图书馆克服困难。

国家图书馆

国家图书馆在提供内容获取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它们不仅是本国的重点机构,也是全国图书馆体系的引领者。国家图书馆馆长会议(CDNL)收集了大量信息,发布了目前的概况。该机构还开展了后续调查,总结各馆重新开放后对读者和员工的保护工作,深入研究了疫情期间数字服务和产品的扩展情况。还有一些机构收集国内外的工作经验,如俄罗斯国家图书馆。

例如,中国国家数字图书馆加强了数字资源建设,以应对数字资源需求的增长,对因为疫情无法归还的借阅资料免收滞纳金,并为国内各图书馆及工作人员提供支持;韩国国家数字图书馆的访问量也大大增加;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在社交媒体上大力推广自己的数字图书馆;英国国家图书馆在网站上认可了国家图书馆文献对于抗击疫情的重要作用。

挪威一些图书馆与有关部门协商,为研究人员和学校访问法定呈缴本提供更大便利;捷克(包括高校图书馆)也为研究人员提供了同样的服务。与此同时,阿鲁巴国家图书馆提供了第一批帕皮阿门托语(当地语言)电子书,并将首次提供荷兰语文献电子借阅服务,以及首次与互联网档案馆合作成立“国家应急图书馆”。

其他一些国家图书馆将活动转到了线上。例如,美国国会图书馆正在开展在线录音转写活动,吸引人们远程参与;法国国家图书馆正在筹备线上展览爱沙尼亚国家图书馆建立了无接触借还书渠道(借还书量显著提升);西班牙国家图书馆也在推广数字化教学内容;匈牙利国家图书馆员工制作了舞蹈教学和科普视频。

挪威国家图书馆鼓励读者在无法亲自到现场参加活动期间访问图书馆播客阿根廷国会图书馆同样提供了丰富的内容;新加坡图书馆管理局积极推广新的服务和模式,并加快向新服务转型的趋势。

克罗地亚国家和大学图书馆继续提供参考咨询服务和资源获取(包括在线展览),还为受到此次疫情影响的所有类型图书馆提供建议和指导。印度尼西亚国家图书馆推广当前的应用程序,并加入了“居家办公”倡议,为民众提供在家工作的工具。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管理局利用自己的馆藏举办了关于历史上几次大流行病的展览。

卢森堡国家图书馆为方便读者访问,允许通过电子邮件申请三月期读者卡,无需提供身份证明;摩洛哥国家图书馆接受在线注册、ISBN登记并提供馆藏服务;立陶宛国家图书馆与机器人学院合作,利用全国公共图书馆的3D打印机打印个人防护设备;美国新泽西州图书馆探索新的途径,帮助年轻人获得借阅卡。

其他一些国家图书馆为全国图书馆提供支持,例如斯里兰卡国家图书馆面向本国所有图书馆制定了标准并共享;捷克国家图书馆针对归还图书的处理制作了可视化信息图。;葡萄牙图书馆馆长协会在#BibliotecaNaSuaCasa网站上设立了专门的信息资源网页。

同时,一些具有立法决策职能的国家图书馆编纂了参考文献汇编,介绍当前的形势,例如阿根廷和中国。专业的议会图书馆也为议会工作提供了支持;一批西班牙语的法律图书馆员一直在收集和分享有关拉美国家的法律界对新冠疫情的应对的信息;巴西圣保罗的卫生知识和信息网络也在跟踪卫生立法,建立了医疗信息门户网站,还有一个内容更广泛的网站,通过线上卫生图书馆分享有关新冠肺炎的知识。

其他全国性机构也为业界积极发声。例如,英国国家档案馆明确指出了新冠疫情将给档案馆界带来的挑战。

图书馆合作伙伴

出版商、销售商和其他与图书馆合作的机构也采取了非常受欢迎的举动,在图书馆闭馆期间保障内容获取。就如国际图联主席和秘书长在声明中指出的,希望合作伙伴的这些行动能进一步推广,并鼓励各方共同努力,确保学习、研究和文化活动持续进行。

关键的一步在于将以往仅限于局域网用户使用的内容开放远程访问。VitalSource与出版商合作伙伴一道扩大了文献访问权限,将电子邮件地址作为登陆方式;ProQuest数据库、施普林格出版公司和Emerald分别通过Ebook Central平台、延长登录期限和远程登录的方式扩大文献访问;《美国医学会杂志》和ancestry.com等网站允许更多的异地访问;密歇根大学出版社允许用户在线阅读(但不能下载)大部分电子内容;英国童书出版商柯林斯公司将局域网访问内容开放远程获取。拉脱维亚、肯尼亚和美国各地(疫情已经持续到第二学期)也作出了积极应对。

另有一些图书公司努力提供更多内容,或降低价格。Project MUSE数据库宣布将在未来几个月免费提供九所大学出版社的资料;剑桥大学出版社提供HTML格式的教科书访问权限;生化学会提供期刊的开放获取,直到进一步通知。罗马尼亚两家出版商与国家政治科学与行政管理大学合作,共同提供免费的在线电子书。

对于美国的公共图书馆,麦克米伦公司取消了最近对图书馆获取新出版电子书的限制;企鹅兰登书屋为公共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提供了特别折扣;Overdrive和RB Books两家公司允许电子书多副本同时出借;美国的“书单”(Booklist)网站(一个集书评和其他资源于一身的网站,提供针对图书的教学等服务)也向所有人免费开放。为了应对另一项频繁出现的挑战,英国图书馆联盟(Libraries Connected)发布了举办在线“讲故事”活动的出版商名录。

一些出版商(如布里斯托大学出版社)承认,部分图书馆目前无法支付费用。

国际图联向出版合作伙伴圣智公司表示感谢。该公司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取消大量文献的订阅限制,制定并遵循新冠病毒肺炎相关文献的“惠康协作声明”(Wellcome coordinated statement),并推广“如何顺利出版”免费在线课程。另一家主要赞助机构——OCLC也发布了资源网页。

与APA数据库、EBSCO平台、Emerald、《前沿》期刊、斯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爱思唯尔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剑桥大学出版社、莱布尼茨经济学信息中心(ZBW)、德国国家医学图书馆和麻省理工出版社一样,圣智公司也致力于收集有关新冠肺炎和大规模流行病管理的资料,并通过一个小型网站进行共享。白宫也采取了重要措施,即发布2.9万篇论文用于分析,推动文本和数据挖掘工作,从而帮助有关机构找到解决方案。

Emerald加大了支持力度,创建和分享有关图书馆应对疫情的刊物,包括开放期刊并制定专刊。

目前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这些非常措施应采取多长时间。如果在图书馆回归正常状态之前取消这些措施,就会给读者使用这些资源带来不便。

最后,作为国际图联的关键合作伙伴,OCLC举办了一场图书馆员大会,一千多名图书馆员分享自身经历并共同探索本专业需求。

通过多种语言与读者交流

国际图联多元文化人群图书馆服务组正在与澳大利亚图书馆和情报协会合作制定多语种标识和文本,以支持图书馆与多语种社区的交流,尤其是发布闭馆和访问在线信息的通知。这些内容以Word格式发布。其他各国图书馆可下载这些文件,并根据自己与社区交流的实际需求进行调整和使用。这些文件将翻译成多种不同的语言。

COVID-19 and libraries: empty park benches

当前存在的问题

国际图联认识到,这场全球疫情造成了多种更深远的问题,我们正在密切关注。除了上面提到的版权问题之外,它还可能对更大范围的文化、教育和研究领域、隐私以及民主规范产生影响。我们将继续对这些问题予以严密关注,并酌情分享信息和观点。

我们已就这些问题进行了积极的宣传,特别是帮助制定并加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文献遗产和新冠肺炎大流行病的声明。这凸显了文献遗产在诸如现在的艰难时期提供的指导意义和安抚作用,各国政府和其他各方有必要认识到这一点,并支持图书馆的工作。我们在关于文献遗产的历史传承作用的文章中强调了它们的重要性。

国际图联还牵头拟定了给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的信,呼吁该组织采取行动,确保版权法和相关实践提供支持。这突显了当前形势和现行法律给疫情应对工作带来的挑战。例如就图书馆来说,读者有权使用实体文献,但数字化内容的获取却受到限制。总干事在回信中强调了在大流行期间允许有例外情况和相关限制,确保文献获取。

国际图联强调了大学图书馆等机构在获取电子书方面遇到的障碍,并探索了开展竞争调查的可能性。我们签署了国际图书馆联盟(ICOLC)关于资源获取和新冠肺炎的声明,并与权利方协商制定了图书馆协会应遵循的准则,以及政府在确保2020级学生充分获得信息方面应遵循的准则。我们通过博客文章探讨了图书馆价值受到的影响以及可能面临的风险,以及图书馆可以为“言论自由”提供哪些支持。

我们发表了第一篇博客文章,从多种政策角度这场大流行病可能造成的总体趋势,并发布了后续,介绍值得关注的短期、中期和长期宣传点,以及在闭馆期间如何提高宣传能力。具体来说,文中强调政府有必要保留图书馆专项拨款,确保图书馆履行核心职能,并针对图书馆如何参与经济刺激计划提出了五点建议。

国际图联开展的活动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国际图联更要为加强和团结全球图书馆界而继续努力。我们将坚定地推进“全球愿景”和去年发布的《国际图联战略报告》创造的发展势头,并坚信《战略报告》中提出的使命与以往任何时候一样重要。

我们在关于国际图联和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常见问题解答中提到,我们已经作出了巨大努力,确保志愿者和员工继续开展关键工作;另外,在过去几周,国际图联各专业组也成功举办了一系列中期会议。上文已提供了国际图联目前工作的一些案例。

除此之外,4月23号,国际图联卫生与生物科学图书馆专业组以及全球与灾难卫生证据特别兴趣小组共同举办了一场网络研讨会,探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数字卫生不平等问题;另一场探讨图书馆员在收集证据和分享开放获取资源,协助全球决策方面的作用。国际图联协办了一系列网络研讨会,探讨图书馆在大流行期间如何为人们建立联系和获取信息提供支持。

青少年图书馆专业组开设了专门的通讯栏目,介绍各成员馆在大流行期间的经历和应对方式;多元文化人群服务图书馆专业组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以巴西、中国澳门、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为例);图书馆为书本残障人群服务专业组征集工作相关案例。

亚大地区专业组以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专业组收集了本地区案例;持续专业发展与工作场所学习专业组以缓解压力为主题举办了网络研讨会。

我们撰写了有关不同图书馆的应对措施的文章,如以世界卫生日为契机介绍医学图书馆员的工作,介绍如何处理遗产文献,分享议会图书馆的工作,介绍监狱图书馆员的经历,并总结了图书馆员在保存记忆方面做出的努力;另有一篇特邀博客文章,探讨监狱图书馆的现状。正如上文所述,我们致力于帮助图书馆推进短期和长期变革。我们还在广受欢迎的“如何识别虚假新闻”信息图中制作了“新冠肺炎”特别版。

与此同时,国际图联文献传递与资源共享专业组发布了新的服务,支持跨国资源共享,缓解疫情造成的影响。

但这仅仅是开始。我们也期待推出令人振奋的新服务,带来令人振奋的新机遇,努力打造一个更强大的图书馆界,为建立信息互通的文明参与型社会提供动力。为此,我们将与各专业组(全球图书馆界的最强大脑)密切合作,为全球图书馆界提供灵感、吸引各方参与、加强相关能力建设并推动交流。我们期待与大家分享更多内容。

COVID-19, Coronavirus

Last update: 2 October 2020